【一號文件解讀④】張天佐:切實加強農村基層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建設


來源:農業農村部   2020-02-12

切實加強農村基層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建設

農業農村部合作經濟指導司司長張天佐

農村基層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。加強和改進農村基層治理,是實現鄉村全麵振興、推進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、鞏固黨在農村執政基礎、滿足農民群眾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要求,意義十分重大。黨的十九大、十九屆四中全會都對此作出了重要部署,2019年中辦、國辦印發了《關於加強和改進鄉村治理的指導意見》,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就加強農村基層治理又提出了明確要求,我們要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,大力推進農村基層治理體係建設,創新治理方式,提升治理能力,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善治之路,建設充滿活力、和諧有序的鄉村社會。

切實加強黨對農村基層治理的領導

黨管農村工作是我黨的傳統,也是我們的優勢。習近平總書記反複強調,基礎不牢,地動山搖;農村工作千頭萬緒,抓好農村基層組織建設是關鍵。當前,一些農村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,幹部隊伍青黃不接;有的地方農村基層黨組織動員農民群眾的手段較弱;有的地方幹部作風不實,宣傳政策不及時、落實政策不到位。這些情況,不僅影響農村經濟社會發展,也直接影響了農村黨群幹群關係和執政基礎的鞏固。我們要毫不動搖地堅持和加強黨對鄉村治理工作的領導,確保黨在鄉村治理工作中始終總攬全局、協調各方,為健全鄉村治理體係提供堅強有力的政治保障。

一要完善黨領導鄉村治理的體製機製。認真學習貫徹《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》和《中國共產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》,縣委書記應當把主要精力放在農村工作上,要把鄉村治理作為一把手工程。建立健全黨委領導、政府負責、社會協同、公眾參與、法治保障、科技支撐的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製,健全黨組織領導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係,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。

二要全麵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。目前,全國有128萬農村基層黨組織,這是黨在農村全部工作和戰鬥力的基礎。要繼續全麵整頓軟弱渙散村黨組織,全麵推行農村基層黨組織通過法定程序擔任村民委員會主任,落實村黨組織書記縣級黨委備案管理製度。實施村黨組織帶頭人整體優化提升行動,堅決把受過刑事處分、存在涉黑涉惡問題的人清理出村幹部隊伍。

三要充分發揮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。全國現有3500萬農村黨員,要充分利用好、發揮好他們的作用。大力開展黨員聯係群眾活動,組織群眾發展鄉村產業,動員群眾參與鄉村治理,教育引導群眾革除陳規陋習。要了解群眾思想狀況,幫助群眾解決實際困難,加強對貧困人口的關愛服務,密切黨員與群眾的聯係,引導農民群眾自覺聽黨話、感黨恩、跟黨走。

深化村民自治實踐

基層群眾自治製度是我國一項基本政治製度。村民自治經過近40年的豐富完善,成為社會主義民主在農村最廣泛的實踐形式之一。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的不斷發展變化,村民自治麵臨許多新形勢、新問題。比如,一些村幹部年齡老化、能力弱化,不能有效為村民提供服務;一些村委會偏離了群眾性自治組織的屬性,不依法行使職權;一些村民集體意識淡化、公共意識薄弱;麵對農村大量人口的流動,如何處理“走出去”與“留下來”、“老村民”與“新村民”的關係。要針對這些問題,探索村民自治的有效實現形式,進一步激發農村社會內生活力。

一要健全村民自治製度。建立健全以法律法規、政策製度、自治章程等為主要內容的自治製度體係,保障村民自治製度有序推進。推行以民主選舉、民主決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監督、民主協商和黨務、村務、財務公開為主要內容的“五民主三公開”製度建設。建立健全村務質詢、民主評議村幹部、財務審計等製度,保障村民的知情權、參與權、決策權和監督權。

二要豐富村民議事協商形式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,是人民民主的真諦。要不斷提升農民群眾的主人翁意識和參與度,創新協商議事形式和活動載體,讓農民自己“說事、議事、主事”,真正實現“民事民議、民事民辦、民事民管”,充分調動和激發農民的積極性。要堅持和發展新時代“楓橋經驗”,暢通農民群眾訴求表達渠道,及時化解各種矛盾糾紛,實現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鄉,矛盾不上交。

三要發揮村規民約的自律規範作用。要不斷推進村規民約的細化實化具體化,村黨組織、村委會要廣泛征求意見,鄉鎮黨委政府要審核把關,形成務實管用的村規民約,防止內容空泛、製定不規範、實施流於形式等問題,發揮好村規民約在鄉村基層治理中的重要作用。

加強農村精神文明建設

鄉村振興,既要塑形,也要鑄魂。當前,我國農村不僅經濟社會結構發生巨大變化,農民群眾道德觀念也受到各種思想衝擊,一些地方鄉村文化特色逐步喪失,維係農村社會秩序的傳統觀念淡化;一些地方農民人情社會商品化,家庭觀念淡化,不養父母、不管子女、不守婚則、不睦鄰裏等現象增多;一些地方封建迷信有所抬頭,紅白喜事大操大辦、攀比之風蔓延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要堅持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,特別要注重提升農民精神風貌。加強農村精神文明建設,既要傳承我國鄉村社會的優秀文化傳統,也要培育現代文明思想觀念。

一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占領農村思想陣地。堅持教育引導、實踐養成、製度保障三管齊下,注重寓教於樂、寓教於行、寓教於事,采取符合農村特點、農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方式廣泛開展宣傳教育,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轉化為農民的情感認同和行為習慣。

二要豐富農村文化生活。實施農耕文化傳承保護工程,培育鄉村文化發展新業態,深入挖掘農村特色文化,發揮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浸潤作用。推動公共文化資源配置向農村傾斜,推出更多符合當前農村特征、農民群眾喜愛的文化精品,提升農村文化活動水平。

三要深入推進農村移風易俗。要加強黨組織的領導,發揮黨員幹部的帶頭作用,總結推廣紅白理事會、道德評議會、村規民約治理大操大辦、不贍養父母的做法,通過引導農民群眾自我管理、自我約束、自我提高,推進農村移風易俗,孕育社會好風尚。

四要發揮典型的示範引領作用。大力開展文明村鎮、星級文明戶、五好家庭等創建活動,廣泛開展農村道德模範、最美鄰裏、身邊好人等選樹活動,大張旗鼓宣傳先進典型,發揮好示範引領作用,形成爭相弘揚文明鄉風的濃厚氛固。

深入推進平安鄉村建設

農村改革發展離不開穩定的社會環境,穩定也是廣大農民的切身利益。當前,農村交通、機井、煤氣、食品等方麵的安全隱患還不少,各種傷人事件頻發;部分涉農領域法律規定過於原則和滯後,執法不嚴、違法不糾的問題尚未得到根本解決;一些村民權利意識強了、義務意識相對弱了,信訪不信法、講蠻不講法等現象較多。必須進一步推進平安鄉村、法治鄉村建設,為農民群眾創造安全穩定的生產生活環境。

一要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鬥爭。堅決打擊涉黑涉惡行為,清理背後“關係網”“保護傘”,積極探索建立防範“村霸”等涉黑涉惡問題的長效機製。

二要加強農村社會治安工作。加快建立立體化、信息化農村社會治安防控體係,推進綜治中心和網格化服務管理,依法打擊違法犯罪、邪教組織和非法宗教活動,加強鄉村交通、消防、公共衛生、食品藥品安全、地質災害等隱患的排查和治理。

三要加強農村法治宣傳和法律服務供給。完善涉農領域立法,推進農村行政執法綜合改革,把政府各項涉農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。加強農村法治宣傳教育,擴大鄉村公共法律服務,引導幹部群眾辦事依法、遇事找法、解決問題用法、化解矛盾靠法。

提升基層治理能力

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推進改革發展穩定的大量任務在基層,推動黨和國家各項政策落地的責任主體在基層,推進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基礎性工作也在基層。當前,一些地方鄉村治理中鄉鎮政府作用發揮不夠,村級組織自主性下降,各類組織參與鄉村治理的積極性不高;一些地方鄉村治理手段落後,效率低。必須進一步完善體製機製,協調好各類主體的關係,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重心向基層下移,把更多資源下沉到鄉鎮和村,提高鄉村治理效能。

一要完善基層治理體製機製。進一步優化農村縣、鄉、村三級職能定位,理順層級關係。縣級要加強統籌謀劃,建立健全職責清晰的責任體係。要對鄉鎮賦權賦能,強化鄉鎮統一協調職能,健全統一管理服務平台。合理劃分鄉、村兩級的工作事項和範圍,探索建立村級事項合理分擔機製,減輕村級組織負擔。

二要支持多方主體參與鄉村治理。加強婦聯、團支部、殘協等黨群組織建設,支持農村經濟組織、群眾性自治組織發展,發揮服務性、公益性、互助性社會組織作用,探索以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,引導社會組織和市場主體廣泛參與鄉村治理。

三要充分運用現代化治理手段。積極利用信息化、大數據等現代技術手段,探索建立“互聯網+”治理模式,提高信息服務覆蓋麵,推進鄉村信息統一采集、資源互聯共享,為幹部群眾交流搭建網上平台,讓農民少跑腿、數據多跑路,為農民群眾提供便捷服務,提升鄉村治理效率和效果。